体育赌博开户官网=体育开户官网=体育网上投注开户【信誉网址】

寂寞。念行乐。甚粉淡衣襟,音断弦索。琼枝璧月春如昨

  “寂寞。念行乐。甚粉淡衣襟,音断弦索。琼枝璧月春如昨”出自宋朝诗人张元干的作品《兰陵王·卷珠箔》,其古诗全文如下:
  寻思旧京洛。正年少疏狂,歌笑迷著。障泥油壁催梳掠曾驰道同载,上林携手,灯夜初过早共约。又争信飘泊
  寂寞。念行乐。甚粉淡衣襟,音断弦索。琼枝璧月春如昨怅别后华表,那回双鹤。相思除是,向醉里、暂忘却
  【注释】
  13:迷著(zhù):非常迷人。著,非常。
  14:障泥:挂在马腹两边,用来庶挡尘土的马具,这里指代马。油壁:原指车上油饰之壁,这里代指车。
  15:催梳掠:催着梳子略过头发。
  16:驰道:秦代专供帝王行驶车马的道路。这里指代表京城的大道。
  17:上林:秦、汉时苑名,专供帝王行猎的场所,这里泛指京都园林。
  18:灯夜:元宵夜。
  19:争信飘泊(bó):不想会有今日,到处漂泊孤单。
  20:念:思念。
  21:衣襟(jīn):衣服打开的地方。
  22:弦索:泛指弦乐器。
  23:琼枝璧月:喻美好生活。
  24:华表:古代设在宫殿、城垣或陵墓等前作为标志和装饰用的大柱。
  【翻译】
  轻雨绵绵,柳条随风轻拂,仿佛在迎接春天。芳草的碧色映着新开的芍药花,衬托得更加鲜红。可恶的东风嫉妒花朵,一阵无情的风将梢头上娇嫩花叶吹落。我把屏风紧掩,沉水香也懒得再熏。因喝酒会醉,总是怕看见酒盅。
  回想从前在汴京,正是少年时代,时常纵情欢乐,也曾迷恋于歌舞表演者。常常准备好华丽的车马,催促美人快些出发游玩。曾经同乘一辆车奔驰在宽广的大街上,也曾携手在上林苑里一起开怀。刚刚玩完热闹的元宵佳节,又早早约定佳期再见。不想会有今日,到处漂泊孤单如浮萍?
  寂寞啊寂寞,更加思念当日相依相伴的情人。恐怕她衣上的香粉已经消淡,琴弦上也久不弹奏。自从和她分别之后,至今没有音信,也不知她的面容,是否还和以前一样冠压群芳。怅恨分别之后,一切都在变化www.slkj.org,万事如过眼烟云,不知何时能化作一只仙鹤,飞回到日思夜想的故乡。我的相思之情无法忘却,只能在酒醉的时候,才能暂时忘却。
  【赏析】
  “怅别后华表”二句,借用典故,抒发人间沦桑之变,好景不长的深慨。传为陶渊明潜作的《搜神后记》载,辽东人丁令威,学道于灵虚山,后化鹤归辽,落于城门华表柱上,言曰:“有鸟有鸟丁令威,去家千年今始归;城郭如故人民非,何不学仙冢累累?”此二句用“怅”字领起,寄意深刻,语更明了而又委婉含蓄。结末“相思除是”二句,用口语写情,感情委婉真挚。“除是”,除非是的省略。这里词人把多少不敢直接说出的别恨,统统倾注在酒杯里,痛饮尽醉忘去那些恩恩怨怨。“向醉里、暂忘却”,犹如众流归海,不仅感情深厚,而且“辞尽意不尽”,言外之意含有眷念故国的无穷隐痛。这与李清照《菩萨蛮》“故乡何处是?忘了除非醉”的情意相近,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  这首抒发爱国思想的词作,写得情韵兼胜,委婉真切,代表了作者的另一种风格——即婉约的风貌。在艺术技巧上充分显示出组织结构的严谨。全词上、中、下三片,从眼前伤春到追忆往昔,再转入现实相思,有铺排,有转折,环环相扣,逐层深入,并用“别恨”一气贯串。尤其是过片处意脉连贯,情致婉转曲折。其次是寓别恨之情于清旷的境界之中,使整首词的词境显得既沉郁又婉丽。
  这首词是借“春恨”以抒发故国之思的深情,写词人南渡后感怀故国的“黍离”之悲。以往日之欢乐衬今日之悲哀。一句勾转,突然转向现实,看是陡然,实质正表现出作者恍若隔世的那种心境。从对往昔的梦境般的幸福追忆中清醒过来,转入下片,抒写凄凉索寞的心情与对故国故乡的极度思念。全词分为三叠,而意脉贯通。上叠写醉中春光。中叠写少年产台游,追思昔日游乐。下叠是从回忆转写别后相思如梦,主要抒写离恨。东风妨花恶,吹落梢头嫩萼。“东风”二句以拟人化手法,写暮春的东风挟着妨忌和嫌恶的情绪摧花落蕊。
  联系到词人倍受春风得意的当道权贵,如秦桧之流的迫、打击,“东风摧花”意象,显然是词人自我命运之象征。结尾 三句用口语写情,深婉真挚。言外含有眷念故国的无究隐痛。全词结构严密,从眼前的伤春到追忆往昔,再转入现实的相思。虚实相映,有铺排、有转折,环环相扣,层层深入。过片处注意意脉的转折连贯,情致深婉丰富,却一气贯注。宋翔凤《乐府余论》说:“南宋词人系心旧京,凡言归路,言家山,言故国,皆恨中原隔绝。”可谓至确之论。全词所表现的是国家分裂,中原沦陷的巨大悲痛。在南宋初期的文士中这种情感具有普遍性。。这首抒发爱国意念的词作,写得情韵兼胜。

寂寞。念行乐。甚粉淡衣襟,音断弦索。琼枝璧月春如昨相关信息

  • ·《曾驰道同载,上林携手,灯夜初过早共约。又争信飘泊》--  “曾驰道同载,上林携手,灯夜初过早共约。又争信飘泊”出自宋朝诗人张元干的作品《兰陵王·卷珠箔》,其古诗全文如下:   寻思旧京洛。正年少疏狂,...
  • ·《寻思旧京洛。正年少疏狂,歌笑迷著。障泥油壁催梳掠》--  “寻思旧京洛。正年少疏狂,歌笑迷著。障泥油壁催梳掠”出自宋朝诗人张元干的作品《兰陵王·卷珠箔》,其古诗全文如下:   寻思旧京洛。正年少疏狂,...
  • ·《嗟万事难忘,惟有轻别。翠尊未竭,凭断云、留取西楼残月》--  “嗟万事难忘,惟有轻别。翠尊未竭,凭断云、留取西楼残月”出自宋朝诗人周邦彦的作品《浪淘沙慢·晓阴重》,其古诗全文如下:   晓阴重,霜凋岸草,...
  • ·《情切,望中地远天阔,向露冷、风清无人处,耿耿寒漏咽》--  “情切,望中地远天阔,向露冷、风清无人处,耿耿寒漏咽”出自宋朝诗人周邦彦的作品《浪淘沙慢·晓阴重》,其古诗全文如下:   晓阴重,霜凋岸草,雾...
  • ·《正拂面、垂杨堪揽结,掩红泪、玉手亲折。念汉浦、离鸿去何许?经》--  “正拂面、垂杨堪揽结,掩红泪、玉手亲折。念汉浦、离鸿去何许?经时信音绝”出自宋朝诗人周邦彦的作品《浪淘沙慢·晓阴重》,其古诗全文如下:   晓...
  • ·《晓阴重,霜凋岸草,雾隐城堞。南陌脂车待发,东门帐饮乍阕》--  “晓阴重,霜凋岸草,雾隐城堞。南陌脂车待发,东门帐饮乍阕”出自宋朝诗人周邦彦的作品《浪淘沙慢·晓阴重》,其古诗全文如下:   晓阴重,霜凋岸草...
  • ·《别来世事一番新,只吾徒犹昨。话到英雄失路,忽凉风索索》--  “别来世事一番新,只吾徒犹昨。话到英雄失路,忽凉风索索”出自清朝诗人陈维崧的作品《好事近·分手柳花天》,其古诗全文如下:   分手柳花天,雪向...
  • ·《分手柳花天,雪向晴窗飘落。转眼葵肌初绣,又红欹栏角》--  “分手柳花天,雪向晴窗飘落。转眼葵肌初绣,又红欹栏角”出自清朝诗人陈维崧的作品《好事近·分手柳花天》,其古诗全文如下:   分手柳花天,雪向晴...
  • ·《寂寞。念行乐。甚粉淡衣襟,音断弦索。琼枝璧月春如昨》--  “寂寞。念行乐。甚粉淡衣襟,音断弦索。琼枝璧月春如昨”出自宋朝诗人张元干的作品《兰陵王·卷珠箔》,其古诗全文如下:   寻思旧京洛。正年少疏狂
  • ·《怅别后华表,那回双鹤。相思除是,向醉里、暂忘却》--  “怅别后华表,那回双鹤。相思除是,向醉里、暂忘却”出自宋朝诗人张元干的作品《兰陵王·卷珠箔》,其古诗全文如下:   寻思旧京洛。正年少疏狂,歌...
  • ·《晓光催角。听宿鸟未惊,邻鸡先觉,迤逦烟村,马嘶人起,残月尚穿》--  “晓光催角。听宿鸟未惊,邻鸡先觉,迤逦烟村,马嘶人起,残月尚穿林薄”出自宋朝诗人刘一止的作品《喜迁莺·晓行》,其古诗全文如下:   晓光催角。...
  • ·《泪痕带霜微凝,酒力冲寒犹弱。叹倦客,悄不禁重染,风尘京洛》--  “泪痕带霜微凝,酒力冲寒犹弱。叹倦客,悄不禁重染,风尘京洛”出自宋朝诗人刘一止的作品《喜迁莺·晓行》,其古诗全文如下:   晓光催角。听宿鸟未...
  • ·《追念人别后,心事万重,难觅孤鸿托。翠幌娇深,曲屏香暖,争念岁》--  “追念人别后,心事万重,难觅孤鸿托。翠幌娇深,曲屏香暖,争念岁华飘泊”出自宋朝诗人刘一止的作品《喜迁莺·晓行》,其古诗全文如下:   晓光催角...
  • ·《怨月恨花烦恼,不是不曾经著。者情味、望一成消减,新来还恶》--  “怨月恨花烦恼,不是不曾经著。者情味、望一成消减,新来还恶”出自宋朝诗人刘一止的作品《喜迁莺·晓行》,其古诗全文如下:   晓光催角。听宿鸟未...
  • ·《频听银签,重燃绛蜡,年华衮衮惊心。饯旧迎新,能消几刻光阴》--  “频听银签,重燃绛蜡,年华衮衮惊心。饯旧迎新,能消几刻光阴”出自宋朝诗人韩疁的作品《高阳台·除夜》,其古诗全文如下:   频听银签,重燃绛蜡,...
  • ·《老来可惯通宵饮?待不眠、还怕寒侵。掩青尊、多谢梅花,伴我微吟》--  “老来可惯通宵饮?待不眠、还怕寒侵。掩青尊、多谢梅花,伴我微吟”出自宋朝诗人韩疁的作品《高阳台·除夜》,其古诗全文如下:   频听银签,重燃绛...
  • ·《邻娃已试春妆了,更峰腰簇翠,燕股横金。勾引东风,也知芳思难禁》--  “邻娃已试春妆了,更峰腰簇翠,燕股横金。勾引东风,也知芳思难禁”出自宋朝诗人韩疁的作品《高阳台·除夜》,其古诗全文如下:   频听银签,重燃绛...
  • ·《寂寞。念行乐。甚粉淡衣襟,音断弦索。琼枝璧月春如昨》--  “寂寞。念行乐。甚粉淡衣襟,音断弦索。琼枝璧月春如昨”出自宋朝诗人张元干的作品《兰陵王·卷珠箔》,其古诗全文如下:   寻思旧京洛。正年少疏狂

    为你推荐